診療日誌

***** 一些值得分享的醫案, 我會儘可能整理出來給讀者參考

 

慢郎中 感言二十一: 五十肩

慢郎中 感言二十: 自汗, 盜汗

慢郎中 感言十九: Sick Care vs Health Care

慢郎中 感言十八: 未病, 已病, 末病

 

慢郎中 感言十七: 僵直性脊椎炎

患者自述有家族遺傳性的僵直性脊椎炎, 全身痛, 幾乎全部的骨頭都在痛, 到處痛. 因為有固定服用西藥治療別種病, 堅持不吃中藥.

老實說, 我一開始實在沒把握, 這到底如何治是好, 所幸患者給我足夠的信任和時間, 一開始的治療進步都是有限的, 很快疼痛就回來了, 我一直也很努力在幫患者找到最好的的治療手法, 所以每次都有在督脈上下針, 患者的腰椎幾乎變形, 椎間盤突出, 要找到縫隙, 把針扎下, 簡直是不可能. 於是我從兩側入針, 勉強是能刺激督脈的氣流. 就這樣, 患者對我依然有信心, 在起色不大的三個月後, 患者有天突然告訴我, "龔醫師, 你知道嗎? 我今天睡醒後, 背後完全不痛, 第一次有一種脫掉烏龜殼的感覺......", 雖然隔天患者背後的痛又逐漸痛回來, 但這3個月的治療, 患者已經能站立較久, 生活自理能力也增強許多. 這樣的回饋和進展是值得替患者高興的. 目前患者仍兩週扎針一次, 以維持健康.

====> "僵直性脊椎炎"有不死癌症之稱, 只有身受此病折磨之人才能體會其中之苦, 感謝患者對我的信賴和時間上的支持, 才能有此突破. 此醫案也是完全不開中藥, 單純下針治療的成功案例.

 

 慢郎中 感言十六: 右臉被棒球擊中, 腫大變形

這是我兒子多年前的醫案, 值得在此一提. 他小學時在球隊練習棒球時, 不小心在接高飛球時被棒球擊重右臉頰. 當時尚未佩帶隱形眼鏡, 鏡片雖然沒破傷及眼睛, 但頓時右臉浮腫的不像人樣. 立刻下場冰敷回家. 當時我正是人紀班的學員, 一直研讀倪老師的的人紀系列, 手邊是有針, 當下我立刻要他躺下, 以瀉法在經絡上做遠端治療, 留針約30-40分鐘後, 我目睹著他那左右不對稱, 根本走了樣的右臉逐漸回正, 我真是傻眼了, 要先生也一起來看. 這是一個非常感動的時刻, 我沒想到, ACUPUNCTURE是這樣的立竿見影, 眼見為憑. 起針後, 我也一直問著他臉頰還痛不痛, 右眼看東西清楚嗎? 他都說還好, 右眼也看的清楚. 立刻跑去看他最愛的體育版新聞.

因為鏡框畢道壓迫到右眼, 右眼眶周圍出現了黑眼圈, 但視力無礙, 我也就保持觀察. 基本上算是一次成功的危機處理.

====> 我相信當時我若沒有在事發一個小時左右, 立刻施針瀉腫, 恐怕他那變形的右臉, 自己看了都不敢出門. 經絡的存在是客觀的事實, 真的感謝倪醫師的人紀讓我從一個對中醫一無所知, 到融會貫通, 應用在自家人身上. 真是受益良多.

 


慢郎中 感言十五: 舌頭麻, 腫

患者自述舌頭腫脹約兩年了, 嚴重時甚至有發麻的感覺, 西醫神經科也檢查不出什麼原因, 只好往上推薦至有名的大醫院做進一步的切片檢查.

由我另一位患者介紹來我診所, 想以中醫治療, 我的初診發現患者的舌下靜脈曲張嚴重, 是屬於血瘀症, 只要服活血化瘀的藥, 加上扎針使經絡通暢, 基本上就可復原了. 患者第二次回診時, 自述, 舌頭麻已經不在了, 腫的感覺也少很多. 舌下靜脈曲張的情形也改善了. 第二次扎完針後, 我再檢查了舌下的靜脈, 過去怒張的情形已不再, 而且幾近回復正常.

患者之所以恢復這麼快, 一方面是年輕, 扎針的得氣反應也格外的好, 相信再幾次的治療後, 應該就會痊癒了.

====> 不需高科技的醫療儀器, 中醫的望聞問切對這類的血瘀症有很好的診斷和治療方法, 患者應該是不會回去接受西醫做舌頭去的切片, 免去進一步的恐慌和災難.


慢郎中 感言十四: 少眠症

患者自述每天大約只能睡3個半小時左右, 一旦醒來就無法回睡, 白天也極少睡午覺, 這種情形已經有1年多了. 患者並不想服中藥, 只希望用扎針改善睡眠. 基本上, 患者同意每週扎針一次, 並每天回報睡眠情形.

第一次扎針後, 患者並沒明顯改善, 第二次扎針後, 除當天半夜依然醒來, 但可回睡, 合起來有超過6小時, 患者已經很滿意了, 接下來的幾天, 基本上每天都可睡上5.5 或6小時, 有時甚至一覺到天亮根本不起夜. 所以我就不改第二次扎針的穴位, 每次回診時, 都是同樣的治療方式. 次. 值得一提的是, 患者幾乎都在我快扎完所有的針後, 就已經入睡了, 而且呼聲不少, 極度熟睡中.
八週後, 患者自述每天都可以睡上6個多小時, 不起夜. 而且週末沒事想補眠

====> 這是一個完全沒有中藥, 純扎針治療睡眠的一個好醫案.


慢郎中 感言十三: 腹水+ 卵巢癌

病人初來診所時, 約手術後2個月, 堅持不要化療. 臉色煞白, 消瘦, 二頭肌, 腹肌, 幾乎消平下塌, 因腹腔手術面積很大, 術後有腸梗阻, 腹部的刀疤附近一直有疼痛感. 患者服用著別的醫師開的中藥, 但因臟腑功能低落, 對中藥和食物的吸引力不佳.

剛開始只以扎針輔助她, 極力用針修補受損的任脈, 沖脈經絡, 接著修補督脈, 果然患者很快受藥了, 對食物的吸收也增強, 煞白的臉色也不再了, 雖然有點偏黃, 但也很快出現正常的氣色. 很值得記錄的是, 第四次扎針時, 患者原本下塌的腹部竟然像充氣般的鼓回來了, 顯然任沖二脈的氣回流了, 以前武俠小說常的打通任督二脈, 我在此患者身上親眼目暏.

患者在針藥並用的情形下, 起色復原的很快, 三個月後, 體重已回復生病前的重量, 腸梗阻, 腹區疼痛也幾乎消失, 外人很難看出她前不久才經歷一次非常大的腹腔手術. 雖然患者的健康水平仍偏低, 但生活品質絕對是好的.

====> 治療這樣一位大手術後的病人, 是有一點挑戰性, 但感謝這位患者自己堅持不化療, 只定期回診檢驗. 對於任何一位臟腑功能已經低落的患者, 若要接受化療, 無疑是雪上加霜.

 

慢郎中 感言十二: 圓秃 (鬼剃頭)

這是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它的真正發病機轉仍然未明,目前認為它可能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因為毛囊被自己的免疫系統破壞,所以頭髮停止生長,產生掉髮。最常發生的部位是頭皮,但全身其他有長毛髮的部位也都可能產生這個疾病,如眉毛,鬍子等。"

患者來我診所問診時, 是左右頭在膽經的部份各有兩大片的圓秃, 其它部位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圓秃, 患者自述每天落髮很多, 常常照鏡子發覺範圍一直擴大, 圓秃處感覺涼涼的. 我在仔細問診後, 發現患者情緒的確很壓抑, 心情不愉悅, 夜間睡眠也短, 有自汗, 盜汗的問題, 腸胃消化也有些許毛病..... 等. 事有輕重緩急, 我決定先幫患者舒肝理氣, 至於圓秃處, 我用扎針來刺激毛囊長髮, 避免進一步萎縮.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 患者自述心情愉悅很多, 處理同樣的事也有了樂觀的態度. 再經過一個月左右的扎針治療, 以及更換中藥處方治療別的問題, 加上漢唐系列的補天丸, 三,四個月後,患者的圓秃處全長出頭髮, 現在已全蓋住頭皮了.

每次一個特別成功的案例, 我都很感謝患者對中醫藥的信賴. 加上對我的信心. 才換來這樣的結果. 這也是為什麼我為我的診所命名為"YOU & ME ACUPUNCTURE". 這就是一種施與受的互動關係, 缺一不可.

 

慢郎中 感言十一: 月經崩漏(二)

20多歲大學女學生, 因為月經崩漏, 失血嚴重, 輸血500CC, 西醫婦產科醫科, 開birth control pills 給她以調整月經, 並說一個月後, 會用另一種birth control pills, 把她的月經調成3個來一次, 也就是季經, 這樣可避免再次崩漏, 失血太多. 聽起來好像很合理, 但實在是違反自然. 她的母親帶著她來找我, 希望用中醫藥調整.

簡單問診以後, 我發現她有寒症, 強心以後應該就可以停止未來再崩漏, 除了當天下針一次, 接著就是連續服了四帖中藥. 她自覺良好, 連續二個月的月經都正常. 所以中藥也停用了. 這樣中醫治療是不是很人道, 順從自然.

 

慢郎中 感言十: 月經崩漏(一)

女患者是佛州漢唐推藨來的, 想來治"咳". 一開始聽病人描述她一直咳不停, 但我覺的她的肺氣很順, 一時之間我也很困惑, 直到她告訴我, 她月經來很久了, 一直不停, 1至2小時就得換一片衞生棉, 我也發現她的嘴唇偏白. 頓時, 我的直覺告訴我, 她應該是月經崩漏的問題比較嚴重, 突然"五臟皆會咳", 這句話出現在我腦海裏. 我心裏想她會不會是失血太多, 心臟無力, 而必須自救去咳幾聲, 好讓心臟一直跳動, 所以我的思路, 開藥方式完全是治崩漏, 強心, 補血為主.

她因不方便再前來, 我順路幫她送藥去, 沒想到, 才幾天, 她已經面色蒼白, 每走一步都喘都咳, 我嚴重警告她, 這是很嚴重的血枯氣竭, 要上醫院, 甚至輸血. 可是她竟然說, 明天還要上班. 畢竟, 我不是她的家人, 無法強行她上醫院. 就先把手邊的藥幫她煮好給她喝. 同時, 我心裏浮起王鴻謨中醫師說過的一段話"有形之血不可立即生之, 無形之氣可以立即補之". 所以我問她, 家裡有沒有紅參, 還好, 她找到粉狀的高麗參包, 我立刻開了4包沖上温開水讓她喝下, 並囑咐她每數小時, 服用1-2包. 數日後, 她雖仍咳, 但崩漏問題緩解, 除水藥外, 爯服用治子宮肌瘤的丸藥, 數月後就恢復了.

這已是2年半前的事, 我才剛開業(2014)沒多久, 當時真是事出緊急, 先救人再說. 幸好, 一些前人的話有記在心裏, 也派上用場. 對我而言, 當時我是驚心動魄的, 但患者不知嚴重性, 一直堅持中藥治療(她是倪老師的鐵粉). 不看西醫. 對於新手上任, 就面臨這麼大的挑戰, 還好沒辜負恩師倪老師的教導.

 

 慢郎中 感言九: 憂鬱症

患者第一次來我診所時, 幾乎都不正視我, 不講話, 問診時, 大多由母親代答. 我也就只好根據舌象, 脈象和簡單的病史, 開出下針的處方, 來治療他的肌肉疼痛, 每下一針, 病人幾乎都非常酸麻脹, 這樣持續了三個月的治療, 時而一週一次, 時而兩週一次, 加上服用中藥, 3個月後, 病人已經在問診時可以和我交流自如, 有說有笑, 而其母親也說, 他的兒子現在面有春風, 有笑容. 因為這位母親的堅持, 按時煮中藥給兒子喝, 才得以如此快速讓患者恢復健康, 否則現在的年輕人恐怕只懂的按時服抗憂鬱藥, 不知針灸中藥的好.

 

慢郎中 感言八: 青春痘 (扎針 v.s. 抗生素)

病人服用了近一個半月的抗生素來治療面部青春痘 (額頭, 臉頰和下巴). 一直不見效, 而且西醫使用的抗生素愈來愈重, 心急的母親帶著孩子來找我, 在簡單的辯證後就直接下針, 約5-10分鐘, 只見小姑娘淚水流了出來, 不像是怕針的哭, 反倒是把體內的熱給發散出來, 接著, 面部紅腫的部位, 愈來愈清澈, 當然顆粒狀的青春痘依然存在, 但是周遭紅腫的部份, 一直在消退, 立竿見影的果效, 實在很神奇. 感謝老祖先的經絡醫學和穴位下針, 這樣的治療真的很環保.

 

慢郎中 感言七: 蜂窩性組織炎 

算得上一位我的鐵粉的顧客, 一日拿了5,6張家庭醫師開的藥單來找我, 藥的內容大概是Antibiotic, Antihistamine, cortison, clobetasol propionate cream (外敷), 還有保護胃的胃藥. 病人並不知道是什麼毛病, 只是不想同時吃這麼多西藥, 就來到我診所找我解決問題. 

患者的左腳背從大姆指一直紅腫到第4趾, 小腿外側和腳踝處各有一大片紅暈, 當下, 我也不敢肯定自己能治, 直覺像"丹毒"或是蜂窩組織炎. 既然西醫也沒說出病狀, 患者也有西藥單, 我便和患者說, 如果, 我的針藥治療後, 明日有起色, 就繼續來治, 如果沒起色, 甚至惡化, 立刻去買西藥. 

第二天來時, 腳背的紅腫已退至大姆指處, 小腿處的紅暈咯縮小, 可是腳踝處依然紅腫. 我仍然為患者施針解毒, 也調整一下藥方. 依然交待患者服用中藥, 明日有起色, 就繼續來治, 否, 則速去買西藥. 第三日. 患者回診, 另人驚訝的是, 天腳踝, 腳背的紅腫全退, 小腿處也幾乎全消. 於是, 我告訴病人, 明日不必回診, 把剩下的中藥服完即可. 

數日後, 患者拿了西醫的檢驗報告給我看, 上面寫著"cellulitis", 就是所謂的"蜂窩組織炎". 其實治這病時, 我內心很緊張, 因為知道這病的嚴重性, 如果引起筋膜炎, 或敗血症就壞事. 倒是患者一副放心的交給我來治, 我也就放手一搏, 和西藥PK一下. 還好兩天的治療就把此炎症減輕了, 也讓我對中醫藥的信心更上一層樓. 不過, 若不是這位鐵粉給我這機會, 恐怕輪不到我這無名的中醫來治吧! 心懷感謝啊!!!!!

 

慢郎中 感言六: "宮頸癌" v.s. "上實,下虛,中滿"

一位被西醫診妡出宮頸癌2期來我診所治療, 我給她的診斷就是, "上實,下虛, 中滿". 因為腎氣虛弱後, 子宮內膜增厚後,有異常的瘀血塊和帶下, 子宮頸也逐漸癌化. 因為子宮對外有出口, 很容易就被西醫檢查出癌症. 然而, 病人本身, 常在半夜3點因熱醒來, 而飲食不佳, 常到傍晚就胃口堵住,吃不下東西. 這些症狀是"上實,中滿", 而這些不適,危險訊號,西醫卻沒看見,也沒招.

從西醫的"已病"和"未病", 在中醫都是有解的. 根據我的辯證, 就逐一的見招拆招. 首先, 一定要儘快避免進一步的癌化, 而且是退化回復正常. 我用強腎和活血化瘀的中藥把下焦(子宮)的問題解決; 用舒肝,降逆的中藥把中焦(胃)堵住的問題解決. 約六週回西醫復診, 基本的手術醫生已難以堅持是癌, 沒有要求病人儘快手術, 約三個月後, 病人的內膜厚度已回復正常. 睡眠,情緒都回復正常, 沒有因病請假或離職. 一直正常全職上班.

接下來, 春季過敏季一到, 我順勢給患者強心化痰, 患者咳出很多很多的痰. 每年的過敏症狀反而沒出現. 數月堅持針灸,中藥治療下來, 覺得自己換然一新. 

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 也免去病人的手術和化療. 過去, 也治了一些女性, 幫助她們免於切除子宮. 但畢竟, 在被西醫檢查出婦科癌症時, 又有多少人可以遇到能治癌的中醫, 而患者有信心的堅持. 我同為女性, 也曾有過婦科的毛病, 我的中醫啟蒙老師(倪海廈醫師)治了我,如今我成為中醫, 也希望有相類病症的女性, 也能遇到好的中醫, 而且選擇中醫把全身調整好, 而不是見癌治癌, 因為我身邊也有一些朋友, 在西醫的治療下, 很快就走下人生舞台. 

寫下這篇診療日誌, 真誠的盼望更多的女性同胞選擇中醫治療, 免去不必要, 傷害性大的手術和化療.

 

慢郎中 感言五:  "黑舌苔"

臨床上, 舌頭上點狀的黑苔, 偶而見之, 但是幾乎大半片都是黑苔在舌根處, 還有點毛茸茸的感覺, 真是第一次見到. 中醫認為舌苔發黑是熱極化火, 此患者有腸胃問題, 也素有寒濕的問題, 應該是寒和濕邪凝聚, 最近變嚴重了, 導致舌苔上的細菌和黴菌異常增生而產生的黑苔. 

我極力勸患者服用中藥, 以四逆湯加減以提升患者的陽氣, 一週後回診, 黑苔完全退去. 可見細菌, 黴菌因為生附子的熱性而停止生長, 也消失了. 雖然患者整體陽氣仍需一段時間來恢復. 但是已有信心繼續服用中藥和針灸治療.

 

慢郎中 感言四:  “中藥傷肝腎?? 西藥傷肝腎??

一位5個月沒回診的病人, 因感冒背痛回診了, 一見面我直覺的問候她, "曬黑了?" 她也回答"對啊!", 很快的, 我們就進入正常的問診和治療程序. 針療一半時, 我看到病人的手掌已不若扎針前的暗紅, 雖然仍略帶紅色, 已經明亮很多了.

接著再趴著治療背痛, 當我起針後讓病人起身, 沒想到, 病人臉上的黑色竟然退了, 我急忙拿鏡子給她照照, 要她自己確認是不是真的變回原本的膚色, 她也點頭同意.

我實在太驚訝了, 這顯然不是曬黑的, 根據病人自述, 她正在服用一種西藥治胃病. 她自己也說可能是吃了這西藥傷了肝腎. 

我只是真實的記載我親眼所見的病歷, 結果就讓各位判官自己下定論了.......

 

慢郎中 感言三: "氣滯血瘀"

"氣滯血瘀"可說是中醫學說常說的一個詞, 我也經常告訴病人, 因為你的舌頭顏色偏紫, 唇色發暗, 舌下靜脈粗大曲張等, 所以你有""氣滯血瘀".

有時我不免在想, 病人他真的聽得懂嗎? 當然我會再進一步解釋...... 有一天, 我正在為病人扎針,特別是肝經的穴位, 每次提針一下, 病人就打一個嗝, 愈打病人是愈舒服. 唉啊, 這可真是真實版, 活生生的例子, 什麼舒肝理氣的藥都不用吃, 就這麼刺激穴位, 病人滯留在身上的那口氣, 一一的打出來.

所以人真的不能生氣和吞一些悶氣, 畢竟"氣"雖然無形, 但卻要真實存在的. 一旦在身體有了這些不好的"氣"又不能有好的管道出來, 之後可是會出亂子的.

 

慢郎中 感言二: "生病, 生命, 生活"

 "生病後, 才知道生命的可貴, 才開始真正懂得生活.......... "

 沒人喜歡生病, 但人人卻都會生病, 一旦吃喝拉撒睡的機能變差, 影響到生活的品質, 甚至威脅到生命, 這病可重了. 

 在臨床的經驗中, 發現病人的病氣愈重, 病人愈急躁, 這也難怪. 病氣重時, 氣滯血瘀的情形一定也是嚴重的, 而氣虛血虛的情形是必然的. 往往除了本身的疾病外, 也有情志病的問題. 有多少人真的能很坦然的面對自己的重病, 姑且不談選擇那一種治療方案, 病人自身體力夠時, 一定希望"儘快" 治好, 可是"病來如山倒, 病去如抽絲", 老實說, 一些大病剛開始並不難治, 因為只要一點進步, 就是很大的突破. 如能針藥並用, 先把"吃喝拉撒睡"的生命基本功能搞好, 立於不敗之地, 有著"今日比昨日好, 昨日沒事, 今日就沒事"的正面思考模式, 一面扶助正氣的提升, 一面去邪, 病自然會好轉. 就算要終生帶病生存, 生活的品質也會比較好.

 回到基本面來說, 人之所以會生病, 多少是不懂的生活. 所以也是一個機會重新檢試自己的生活習慣, 思考模式, 和行為模式, 再好的醫生, 也只能治人的病, 大病之後若能好好活過來, 病人本身一定要好好的懂得生活, 才能真正的康復.

 

 慢郎中 感言一:  “善針者,善導引也

 黃帝內經說“善針者,善導引也”, 一位好的針師, 是一位善於運用以金屬為工具的針, 在細心的望聞問切, 和嚴謹的辯證後. 妥善的選穴配穴, 在特定的穴位上引氣, 運用獨到的手法做"導引"的工作, 加上病人本身足夠的體力, 才能真正發揮得氣, 以四兩撥千金的手段,治好病人的疼痛或者是一些頑固的疾病. 缺乏其中一項, 都會使針灸治療變得無效, 或者效果不大. 

其實, 常聽別人說起 "扎針" 並無多大功效的, 很多人反而比較接受按摩, 或是西方的物理治療, 是可以理解的. 

初學中醫之時, 拜恩師倪海厦中醫師的引領, 在開中藥方面有很大的啟蒙, 也學了不少特殊的針法, 可是在美國的針灸學校實習時, 以及自己開業後的實際經驗中, 發現很多病人對中藥的接受度是很不一致, 有人很排斥, 有人是要等對針灸師信任後, 才願服中藥, 有人是無法負擔中藥費用, 因為在美國的保險不給付中藥費. 因此, 這給了我很大的挑戰, 如果要只靠施針來治療病人的內科病, 一定要嚴謹的遵守黃帝內經所說的“善針者,善導引也”. 

說真的, 引針導氣真不件容易的事, 也急不得, 而且病人和施針者之間的互動和專著力, 對病痛的改善有正比的關係, 也因此, 每一次治療都比我預期的久, 但效果也出奇的好, 有一次漢唐中醫的李大叔打電話來, 問我為什麼等了這麼久, 都沒回他的電郵, 真是個慢郎中, 我想想這麼貼切的形容, 我就自稱 "慢郎中" 吧!